_没名__

我知道了

人生无大望
时时刻刻做好孤独的准备
不与他人再沾染更多的关系
这是命运 该逃不过还是逃不过

舍 得
大舍大得
小舍小得
无非求个平衡

问自己

最近想问自己
你究竟想要什么
哪些是奢望
对人生失望透了没有

你还能做什么
还可以做多少

还是回到那个问题来
你究竟想要什么

我该从何说起你(暂且一)

起名废。




我是莫观山,26岁。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程序员,和母亲一起住,父亲在监狱服刑。年少的时候做过小混混,后来改邪归正,考了大学。爱过一个人,只是后来他离开了我。
我在初中的时候遇到他,起初他对我有意见,总找茬,不顺他意就揍我。好歹那时我也是个小老大,被欺负狠了也还手,但他打架很专业,我打不过他,屈服了。有时候被威胁着上他家做饭,他一个人住着个客厅卧室连在一起的房子,空荡荡的,他总想吃炖牛肉,怎么也不腻。最开始我很不乐意,觉得他有病,叫外卖那么难吗?
直到我发现他经常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望着外面,不知道看什么,那个背影写着孤单。后来我也不太抗拒了,因为他虽然老揍我,却帮我更多。为我摆平一个阴险的小人,在我受伤的时候出现,带走我。
还有啊,他总撩我,跑到我家给我带上一个耳钉,我表现得很生气,但我心里乱了。我还在他面前哭过,然后他抱着我,告诉我他在。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除了妈妈以外,再也没有人愿意与我这么靠近,对我这么好。
我被人打伤那次,他送我进了医院就离开了好几天。我总梦到他,每晚每晚梦到。梦到我心慌,我知道我完了,我想他,我想见他,但是我不能。
后来他回来了,我们还是如从前时常互殴,偶尔上他家做饭,也和别人打架。他学习很好,也不见他学习,大概就是智商高吧,初三的时候我收了心,不做小混混了,想考个重点高中,因为我还想和他一个学校。不可以喜欢他,但我还想做他朋友。
我如愿以偿和他上了同一所高中。中考完,他很诧异我的成绩,还送了我一把吉他做礼物,是当时我曾路过琴行看中的那把,他一定留意了。他就是这样,不经意地对你好,让人无法抵抗。
那个暑假他又消失了,直到开学好几周以后,在跑操之后的校园里看到他,一个暑假他又长高不少。我看着他的背影不敢上前,那一刻突然心里抽了一下,觉得我们的距离从未有过的遥远。我愈发认识到,我们始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并终将分别。但那又如何呢,那时候我告诉自己珍惜眼下就好。他可能感到有人在看他,突然转过头来,我们的视线就对上了,他冷淡的表情还来不及切换,瞳色很深,看到是我好像松了一口气,我朝他笑了,他朝我走过来。
“瘦了,也黑了。”他走到我面前半米站定,脸凑到我眼前,我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无敌白眼,并伸出了我的中指。他哈哈大笑,还摸了我的头。我没有问他去了哪里,他也不提,我们之间总是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却少了朋友该有的联系。我知道总有一天他会真的不见。但至少这三年,再让我贪心地离你近一点。
“晚上来我家做饭。”“滚,高中生了还不会做饭,活该饿死你。”我恶狠狠地回道。“我是想吃你做的,一暑假没吃了。”他语气软下来,我的气势就瘪了,在他继续之前,我赶紧跑掉了。回到教室给他发短信:“做也行,叫爸爸。”









瞎写的,情节可能有出入,凑合看。



凶器

心里清醒无比
却还是在天亮之后自我安慰说
你是糊涂的 你不明白 你得去求个答案

人世间的一切无非如此 不如你愿
舔着脸去求刀割 一刀一刀 把自己割得只剩下半条命
人格越发的分裂
那人后的样子 惨得不行
人前笑成一个招财猫 自以为可爱开朗
在无数个夜晚 无缘无故地开始哭 笑了多少次 就得躲起来发泄多少次
那笑 像是子弹 一枪一枪都打进在泪腺里
潜伏着 当下不疼
发作的时候 挣扎着活
连动弹都难 告诉自己 你还撑得住
人生无非是死撑 我有多分裂 我有多痛苦 这辈子这世上也没人能分享 我其实恨的 恨着割过我刀的人
但都是我自己上去求刀的 我贱呐 确实
爱啊什么的狗屎 其实是凶器 用得好的杀人 用不好的被杀
而我永远用不好了 所以往后我都不用了
所有过去的那些 都去去他妈的吧
我唯一还想期待的是要变成年少时想要做的那样的人
往后的日子 这就是目标了 就朝着这个前进 牢靠的自己
去他妈的别人 去他妈的爱情
over

信条

往后余生信条
不做蠢事
不自我安慰
做利于自己的事
做有回报的事

今天已经崩溃
连扩音的拨号声都能刺激到神经
知道自己不对劲
我还要再撑久一点
保护自己保护家人

我想要的 都得不到
这是命 我认了

蚕食

我用那点感情蚕食我的情绪
看着它吃掉它们
等吃完了
恢复正常 又可以刀枪不入
世界总是这样的
总有事情要发生 要抵抗
要挣扎 会过去 会消逝
我也一样
一切都会结束

前路

人生必然接受重创后,开始有所醒悟。我也是这样,毫无胜负欲地浑噩地活了很多年。然后恍然发觉人生不堪,牵连着母亲也过得不好。这一切生活的现实唤醒着我的好胜心以及不甘。往下半年,将对抗着身体里的懒骨,坚定着走到目标地中,掌控自己的人生而已,远离人群的浮躁,逃离网络的牢笼。我只想成为母亲的依靠,以及自己人生的主宰。而他人什么的,与我无关。

💙

感情究竟是什么
我是个很冷感的人
我可以感受到我热烈地喜欢这个人
我像是更想独自拥有这份喜欢
但其实我也是想分享的
所以我不遮掩
我坦荡地表达着
然后被冷视着
意料之中的反应
全盘皆输又全盘接收
有时候也疼 也委屈 也哭
发泄完就能好好一阵子
最近想抽离出这种状态了
就会很快就出来 然后 再也不见了
过去的一切与我无关 你也一样
就活在死去的时间里 和记忆一起封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