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没名__

信条

往后余生信条
不做蠢事
不自我安慰
做利于自己的事
做有回报的事

今天已经崩溃
连扩音的拨号声都能刺激到神经
知道自己不对劲
我还要再撑久一点
保护自己保护家人

我想要的 都得不到
这是命 我认了

蚕食

我用那点感情蚕食我的情绪
看着它吃掉它们
等吃完了
恢复正常 又可以刀枪不入
世界总是这样的
总有事情要发生 要抵抗
要挣扎 会过去 会消逝
我也一样
一切都会结束

关于睡眠

我一直都有较严重的神经衰弱
动不动就能失眠
以至于我几乎没有正常的作息
常年都睡眠不足

当然也有我自己造的孽成分在
每次我和有的人说我失眠的时候
被问 为什么啊 你有心事吗的时候
我都无比懊悔对这个人说我失眠

有时候我也不懂 这个世界还有不懂失眠的人吗
对牛弹琴的事情可太多了

但都是自作自受
试图从 无法相交的人得到一丝安抚
对自己有点作呕

小丑

有时候觉得自己像是小丑
或是被视为小丑
不太被重视
甚至忽视

然后这样的朋友基本被剔除在了交心之外
你以为你是谁
有什么权利这样对我

前路

人生必然接受重创后,开始有所醒悟。我也是这样,毫无胜负欲地浑噩地活了很多年。然后恍然发觉人生不堪,牵连着母亲也过得不好。这一切生活的现实唤醒着我的好胜心以及不甘。往下半年,将对抗着身体里的懒骨,坚定着走到目标地中,掌控自己的人生而已,远离人群的浮躁,逃离网络的牢笼。我只想成为母亲的依靠,以及自己人生的主宰。而他人什么的,与我无关。

💙

感情究竟是什么
我是个很冷感的人
我可以感受到我热烈地喜欢这个人
我像是更想独自拥有这份喜欢
但其实我也是想分享的
所以我不遮掩
我坦荡地表达着
然后被冷视着
意料之中的反应
全盘皆输又全盘接收
有时候也疼 也委屈 也哭
发泄完就能好好一阵子
最近想抽离出这种状态了
就会很快就出来 然后 再也不见了
过去的一切与我无关 你也一样
就活在死去的时间里 和记忆一起封棺

林行易

程知楠

知易行难

遇到他的时候,他什么也不是。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心里没爱,脑子里没有情绪。他以为他这辈子就是这样了,看着同龄人和另一个人发生牵扯,产生爱情,咂摸不出味道来。他觉得自己可能前世是高人,所以这辈子总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
家里人离开得早,是两个老人带大的他。高中毕业就离开了家乡,远走求学,继而谋生。他心里没有来处,没有定所,更没有对归宿的期待。他想着,报答老人养育之恩是这辈子最大的目标了,而这目标实现起来无非是每月往家里打点钱,过年过节回去陪伴。而平日里,就是养活自己。
他其实长得不错,但自己不知道。上初中的时候就有三俩姑娘给他递个情书,他毫无回应地不了了之了。高中多一些,因为初中毕业的暑假抽个儿了,到高二的时候就已经180。身材单薄,在校服的衬托之下少年气十足。但他依旧过他清淡地日子,他知道自己和别人不大一样了。
那是不会有人教他的事情。但生物课,课外书,网络上总能发现蛛丝马迹。本着研究的态度,他约莫明白自己不喜欢女孩子。但也毫无迹象表明他喜欢男孩子,所以他没有给自己下同性恋的定义。这事儿像个水花,溅完就完事儿了,丝毫没有影响他。
高考完,在他意料之中的成绩,来了这座城市。一切又是新的,但也没有什么惊喜。他开始半工半读的日子。第一份兼职是在咖啡店,他话不多,长得好,踏实勤劳,老板特别喜欢他,每个月总会多发他100元作为奖金。
日子是在什么时候打了个转儿呢,再不是寂静的模样。他记得那天,天气很好顺带着他心情舒朗,隐隐地有些兴奋。在店里忙活着,点单冲咖啡,顺带收拾吧台。那个点还早,客人不多,他一人应付着也不吃力,但事情总有突然,他后来想想可能就是上帝觉着无聊,打了个响指,他那杯打算端上桌的咖啡就正好翻在了那个人身上。